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西门庆故里
发布日期:2020-07-08 02:53   来源:未知   阅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西门庆故里是指西门庆的故乡。但这故里却有山东省阳谷县临清县和安徽的黄山市在争夺。这争夺的背后,都是利益惹的祸。

  西门庆是《水浒传》和《金瓶梅》中虚构的一个恶棍,不存在在山东或安徽实际生活的史实。在书中,西门庆从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市井无赖和小商人,混到五品官并主管治安,有七个老婆和数十位仆人奴婢,经营着生药铺、绸缎铺、当铺,还放高利贷,短短几年就攒下十万两白银的家业。

  《阳谷县服务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明确规定,“做大做强《水浒传》、《金瓶梅》历史巨著利用文章”。《中共阳谷县委、阳谷县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全县服务业发展的意见》(二〇〇六年八月十三日)也明确规定,“注重挖掘《水浒传》、《金瓶梅》等历史名著的文化内涵,进一步打响水浒、古运河两条旅游线和阳谷古城的品牌,实施全方位发展旅游业”。其背后的项目支撑是“水浒传·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建设项目”:该项目占地25亩,主要包含三大景区——水浒文化游览区;宋代民风民俗商业游览区;《金瓶梅》文化游览区(内有“西门庆故居”等系列文化景点)。按照规划,该项目总投资5600万元,项目收益预期是:该项目建成后年接待游客可达20万人次,景点商品销售收入可达300万元,预计5年内收回投资。(数据来源:阳谷招商网)

  而且,在阳谷看来,无论是《水浒传》,还是《金瓶梅》,最核心的人物并非武松,而是西门庆。所以,该项目名义上是《水浒传》在前,《金瓶梅》在后,但有关《金瓶梅》的内容远远多于《水浒传》。西门庆和潘金莲初次幽会地点——“王婆茶坊”,里面通过雕塑逼真再现了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幽会场景;西门庆经营的产业,如生药铺、盐铺、当铺和绸缎庄等一应俱全,还有潘金莲手工艺品、西门庆绒布等特色旅游产品;在景区内,悬挂着100张《金瓶梅》的插图连环画,以及西门庆7个妻妾的精美画像。

  狮子楼本来是西门庆丧命之地,可阳谷更乐意把它改造为西门大官人的浪漫之地。2003年10月,阳谷县政府投资3470万元兴建了占地30余亩的的狮子楼旅游城,城内娱乐表演节目,多是表演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卿卿我我。此外,颇有趣味的是,在阳谷县《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打造“武松故乡”的品牌,巨大的产业需求使得武松和西门庆走向了和谐相处。

  《临清市文化产业发展规划(2009—2015年)》中提出,“(打造)以《水浒传》、《金瓶梅》、《老残游记》、《三言二拍》等为代表的名著文化”,将自身的城市文化旅游品牌定位于“《金瓶梅》故乡和运河名城”。而且,临清的“西门庆项目”亦力压阳谷,其“金瓶梅文化旅游区”项目,占地8公顷,以名著文化为载体,展示明清时期运河城市市井休闲文化。其中与金瓶梅相关的具体项目包括:1、《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及项目。在福德街建设《金瓶梅》文化街区,按照《金瓶梅》的描写,建设西门庆以及他的妻妾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等的宅院,打造一个“金瓶梅”式的大观园。另外还有王婆茶馆、武大郎炊饼铺、古戏楼、县衙、晏公庙等,出售特产小吃,还上演民间艺术,如“西门庆初会潘金莲”、“武大捉奸”等,游客还可以自费参与表演,演出后得到光盘。交钱就可以参与表演并拍摄成光碟,亲自体会一次西门大官人的极乐生活。2、《金瓶梅》学术会议中心。3、龙山风景区。内有西门庆之妻李瓶儿的墓地,是登高、观光、休闲的城市内花园。

  按照临清的规划,该项目总投资约3亿元,预计每年游客可达到40万人次,年综合收入达6000万元。(数据来源:临清政务网)

  此外,临清还开辟了一条“金瓶梅背景景观一日游”旅游线路,即晏公庙——运河三桥——工部营缮分司(考棚黉门)——谢家酒楼——钞关——临清闸——龙山——砖厂遗址。

  徽州区历经10多年研究,得出《金瓶梅》作者及人物原型都是徽州西溪南村人,“西门庆”原型为当地大盐商吴天行,2006年,当地开发黄山市西溪南村金瓶梅遗址公园旅游产业,从而大张旗鼓打出“黄山金瓶梅”的招牌,并于2007年五一黄金周高调开门迎客。

  黄山市徽州区打出“西门庆故里”之后,收到了极其巨大的轰动效应,由此,国内外第一次把黄山市内的黄山区(黄山旅游)和徽州区(徽州文化游)区别开来。一时间,媒体云集徽州,以至于部分景点甚至不得不打出了“拒绝媒体采访”的招牌。黄山脚下生生地“孵化”出全新的徽州文化游。

  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西溪南镇党委书记江书记表示,网上有关两省三地争西门庆故里的报道,影响很坏。其实这是一篇不实的报道,《中国经济周刊》刊发时并未做采访,而是引用了一篇论文,论文的作者裴钰是南开大学的一名老师,该论文中的事例还是停留在2006年的事例。

  徽州区打出“西门庆故里”的招牌是旅游公司作为招商引资企业,想借“西门庆”炒作,并且在2007年就停止了运营。

  而且徽州区并未建造“金瓶梅遗址公园”,所谓的景区事实上就是整个西溪南古村,按当地人的说法,叫“景村合一”,是一个类似于富阳龙门、桐乡乌镇的古民居群。而由于种种原因,之前承接西溪南古村开发项目的浙江某投资商已经暂停该项目。

  在今天,《金瓶梅》早已洗净了淫书的污名,成为公开发行的世界文学名著,“金瓶梅文化”自然亦被归于传统文化继承的范畴。再加上多样性的价值观变革,俗文化的风行,风月文化搭台,风月经济唱戏,使得西门庆这样的反面典型背后所蕴含的巨大开发价值被正视。

  其实,名人故里之争的背后,是利益之争。四川江油和湖北安陆都在争当李白故里,据说湖北安陆为了打造李白故里,在其“十一五”规划中明确提出“把安陆初步建设成李白文化展示传播基地”,并在8000万元,按照规划,4年即可收回投资。

  显然,名人故里之争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利益上。只要能为自己带来经济效益,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即使是西门庆之流,也被一些地方视为座上宾,成为发展地方经济的“救命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