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西门庆为什么会怕武松?
发布日期:2019-12-11 11:39   来源:未知   阅读:

  武松这个阳谷县都头,到底是个多大的官,西门庆为什么怕他?武松这个都头有些奇怪,说武松的都头当的不明不白,因为宋朝的都头是军职,但武松这个都头却偏偏又在县衙任职,还是地方上的县太爷任命的。中华民族崇拜英雄。对武松的英雄气概更被描写的淋漓尽至。景阳岗赤拳打虎体现了勇;阳谷县当都头(一县刑侦队长)为得;知兄被冤杀,刺死潘金莲、斗杀西门庆为孝;遭都监陷害,大战飞云浦,血贱鸳鸯楼为义;醉打蒋门神为仁;单臂擒方腊为忠。这种集忠孝仁勇义为一身的英雄怎会不受到后人尊重呢?《水浒传》中武松人称"武都头"。不是官,是史。县官才有品級,负责全县的管理。都头类似于现在的侦缉队长,在本县范围内的匪、盗、杀、抢、作奸犯科者,县大人令牌向堂下一掷,相当于现在批"捕",都头执令牌,带领一伙如狼似虎差役,各执兵器、铁链、木枷、发声喊,一涌而上就一铁链套住脖颈,锁住投往县城牢房。在宋朝,县政府之内是不可能设立都这样的军事单位的,一个县令更是无权任命都头这样的职位。但《水浒传》中施老爷子偏偏给武松按了个都头的职位,还特意写明是步兵都头。可能跟老爷子的生活时代有关,在他生活的元朝,都头已经逐渐地方化,一些县衙的捕快、捕头也被称为都头,这是借用禁军的称呼对捕快的尊称。

  《水浒传》,因为是明朝写的,所以说里面的官职这些东西很多是用了明朝的,其实吏的话在宋朝是有正式编制的,而不是像他们说的那种临时工。西门庆怕武松真是笑话,武松只是一个小警察,最多一个刑警队长。西门庆大官人因为财大势大结交的都是武松的上上司县长市长之类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怕一个小警察武松啊。所以西门大官人才会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去勾引武松的嫂子潘金莲和主谋毒死武松的亲哥武大郎“吏”不但在地位上要远远低于官,选拔也不是很正规,比如武松当都头,就是县令一句话。这些人主要是辅助官员处理事务。官员动口,吏动手。而且不止如此,很多吏实际是官员自己聘任的,和国家之间没有任用关系。好比是现在的临时工。“官”是朝廷的正式工作人员,一般是通过科举、察辟等所谓的正途出身。这些人有品级,在吏部有注册,有俸禄。好比是现在的正式人员。武松,以江湖黑社会身入官门,不过一都头。古代常说“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那是官员对小民,像西门庆这样的士绅,却不是一般官员能动的。武松因赤手空拳打死老虎,被聘为都头,不过是一贱吏。吏并不是官,其职位低于现在的公安局长,更类似刑警大队长的级别,相当于正股到副科之间,可是在那个年代,是没有公务员一说,官就是官,是经科举考中,吏部差遣地方任职,是天子门生。吏的地位很低,基本没有编制,只是官员的聘任,官员一句话聘之,一句话也可以解聘。官员支付其薪酬,相当于“临时工”。这种地位,对西门庆这种士绅来说,最多制造麻烦,不至于怕他武松。

  官的职责是施政,发号施令,治理辖区,而吏则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为顶头上司服务。换句话来说:官是政治家,必须有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执政理念,而吏是技术专家,他要做的是用技术经验将上司的计划实施,并取得效果;所以武松即使拿到西门庆勾结潘金莲害死武大的铁证也还是上告无门入地无路,所以武松才被逼杀人被逼上梁山。。。事实已经很清楚的证明西门庆根本不拿武松当回事,如果真要说西门庆怕武松的话,可能会怕一点武松那双曾打死老虎的铁拳。其实在明代都头可不简单,简单说就是公安局长兼武装部部长,手下有衙役还有预备役的民壮,手下几百口兄弟,官是流动的,而吏是留任的,所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指的就是这种区别。“都头”一词最早出于《周礼集说卷八》:“若乡士、遂士、县士、方士各主当司之狱讼,其有不决来问都头。”由此可见当时的都头是负责狱讼一类工作的。后来“都头”一词逐渐发生变化,多指军中官职,一般称“都将”,如《书》卷五十:“又领以都将,亦曰都头”

  如果武松单纯只是一个小捕头,西门庆可能会与他应付几句,绝不会怕他。你见过现在真正有钱的大老板,会将一个县刑警队的队长放在眼里吗?他们搞定的是队长后面掌权的人。西门庆也是如此。偏偏武松就是西门庆的克星,他还有个更让这些有钱人惧怕的身份,江湖人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西门庆有一份产业在那里,还有一大家子人,惹上了江湖人会很麻烦。何况武松还不是一般的江湖人,是连老虎都敢直接PK的猛人,与这种人为敌实在犯不上。一个不小心被这帮江湖人半夜砍了脑袋,家里那么多美貌娇妻李瓶儿、潘金莲之类就都跑别的男人床上去了。实际上宋朝的县里并没有“都头”这个职务,《水浒传》中“都头”只是借用禁军中的“都头”称谓以示对县役们的尊重。县役即“三班衙役”——快班、壮班、皂班,快即捕快,负责抓差办案;壮(又称步,雷横“步兵都头”职权相当于现在的刑警队长),由少壮组成,主要负责缉捕盗匪、绥靖乡里。例如在《水浒传》第12回中,“雷横当晚引了二十个士兵出东门绕村巡察,遍地里走了一遭...”;皂及皂隶,负责站班跟班和杂役,也就是机关门卫兼保安。《水浒传》中所说的“都头”不是军职,而是县衙里的官,“都头”一词,是借用禁军中的“都头”以对县役们表示尊重,应该说类似现在的刑侦队长。其所率马兵、步兵,都是就地招募的土兵,亦称乡兵,主要任务是缉捕盗匪,绥靖乡里,活动范围大抵不出本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