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
西门庆家是做什么买卖的?
发布日期:2020-02-09 14:14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推荐于2017-11-25展开全部西门庆的原有资本并不雄厚,他出生于“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父亲西门达是个开生药铺子的。但经过西门庆不长时间的经营,资本暴增,经济实力急剧膨胀,不仅在商业界产生很大影响,而且对政界也产生极大反响。他曾经不无炫耀的对吴月娘说,即使拐了许飞琼,抢了王母娘娘,也减不了他的泼天富贵。

  西门庆是如何发家致富的呢?首先来看他的原始资本的积累。《金瓶梅》第一回说他“作事机深诡谲,又放官吏债……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这里“放官吏债”,即把国家财产拿出来放债,收取利息;“把揽说事过钱”即替人打官司,替别人说情或办事,从中收取别人的感谢费。不难看出,西门庆的社会活动能力是相当大的,“放官吏债”也是挺有风险的。但由于他“作事机深”,所以一直很顺利。

  单靠这些小打小敲满足不了西门庆敛财的欲望,通过婚姻来谋取大笔的嫁资是西门庆积累资本的主要手段。如他先后骗取了富孀孟玉楼、太监侄媳李瓶儿,两位小妾的到来为他带来了巨额财产。仅孟玉楼带来的陪嫁就有:……四季衣服,妆花袍儿,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只箱子;珠子箍儿,胡珠环子、金宝石头面,金躅银圳不消说;手里现银子,他也有上千两;好三梭布也三二百桶。

  至于李瓶儿给他带来的财富就更可观了。以致在李瓶儿去世之时,一向不动感情的西门庆居然也痛哭失声!家奴玳安一语道破其中机密:

  俺六娘嫁俺爹……该带来了多少带头来?别人不知道,我知道:把银子休说,只光金珠玩好,玉带、绦环、鬏髻、值钱宝石,还不知有多少。为甚俺爹心里疼?不是疼人,是疼钱!… …这一家子,都哪个不借他银使,只有借出来,没有还进去的……。

  此外, 西门庆深知,“马无外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在他积聚资本的过程中尤其重视对外财的掠夺。如女婿陈经济,因为其父陈洪东窗事发,遂将家产转移到丈人西门庆家保存,最后也被西门庆占为己有。

  西门庆一上场,作者就让他死了爹娘,无父无母,无兄无弟,除了外戚,连个三亲六戚也寻不着,彻底无依无靠的一个人,或者是作者有意为之,这么无六亲之累的一个人,自然也无仁义道德、忠孝贤悌之累,天不怕地不怕。

  爹娘留下的财产并不够他花销,一处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一个生药铺,呼奴使婢,骡马成群,像他这样终日闲游浪荡、嫖赌玩乐的花花公子,又搭了一班无益有损的朋友,任凭怎么富贵,七颠八倒就给荡没了。西门庆虽然浮荡,但还不是那种坐山吃空、败坏家财的公子哥,他很清楚这一点:荣华富贵不能从天上掉下来,还得自己去挣。

  怎么挣?发愤啃书金榜题名,固然是个不失体面的选择,但西门庆的水平和功底太浅,走“仕途经济”之路是没指望了。就像今天,农家子弟如果读书读不进脑壳里去,爹娘就早早为他打点包裹行李,跟随叔伯兄妹到大城市打工,或者还可以闯出一条生路。西门庆一来读书不长进,爹娘也不监督;二来,他很敏锐地嗅到了当时社会的变化。

  中晚明时期,人口增加,科场异常激烈,他若从事举业,肯定白搭。而当时晚明社会,经商已成一股潮流,自古士农工商,商业排在最末,到了明末,世人“以商贾为第一等生业,科举反在次着”,“经商亦是善业,不是贱流”(《二刻拍案惊奇》)。

  西门庆家原本就开着生药铺,合了时代大流,继续以钱来生钱,这一着是没错的。至于耕种之业,就不要提了,虽然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嘴上都说农业多么重要,却并不怎么善待农民,农民往往是受盘剥最重的。到了明代,江南的大商人,超过一半都没有田地,因为明代种田利润太薄,赋役又重,和经商相比,利益相差悬殊。(《五杂俎》)以西门庆的眼光和判断力,才不走那条冤枉路呢。

  确定好人生道路,西门庆开始了他轰轰烈烈的商贾生涯。笑笑生说这西门庆生来秉性刚强,行事机深诡谲。西门庆雄心勃勃,他盘算的是做大生意,像武大郎卖炊饼、蒋竹山开个小药铺的小买卖,他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在中国传统社会里,要想做大生意,可得有几把四通八达的刷子,权力这一节是必须打通的。西门庆想必很精细地估计过自身的资源;自己不能做官,也没有一个很硬的靠山。怎么办?

  贾宝玉自己不长进,好在有他祖宗留下的老本,还亏有个在朝廷当官的老子,更有个做贵妃的姐姐,养尊处优,得众美女宠爱也是自然。西门庆没有贾宝玉会投胎,只落到一个破落户财主家里,什么也没有,高贵的血统,富贵的亲戚,卓绝的战功,良好的教养,修齐治平的抱负与才能,统统全无。西门庆想必也懊恼过,但是一个真正的成功者,绝不会为没有的资本患得患失,因为他要集中精力打好手上这副牌。

  西门庆有什么呢?一颗刚强的雄心,一颗算计的大脑,浑身长满的心眼和一副生机旺盛的皮囊。凭着这些,他就有本事左右逢源,迅速发家致富,左拥右抱,尽享人生,实在是一件无与伦比的赏心乐事。

  就说西门庆想做大生意,迅速发家致富,没有门路是不成的。怎么办?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没有门路就挖掘门路。西门庆选择了交通官吏,一边放官吏债,一边上下使钱,和地方官吏交上“朋友”。和权力交通有很多好处:一是有了官府撑腰,可保生意顺风顺水,财源滚滚有了保障;二是西门庆的身份迅速提升,满县上的人都惧怕他,就是那地方上的鸡窃狗盗之徒,也给他几分面子。西门庆也不让他们吃亏,时不时给点他们点好处,收买了这一股恶势力,可以随时听他差遣。

  西门庆听说李瓶儿嫁给了蒋竹山,恨得咬牙切齿:这婆娘,嫁谁不好要嫁那“矮王八”,还倒贴钱给他开生药铺。这让西门庆怎么想怎么不畅快:抢我的美人不算,还抢我西门庆的生意?夺我西门家的饭碗?

  当天西门庆喝得醉醺醺的回家,一进门,却见众妻妾女儿在天井下跳绳耍笑,顿时屁股都冒火,逮住潘金莲就踢了一脚,打丫头,骂小厮,看哪个就觉哪个不爽。

  第二天,西门庆找到县里两个有名的流氓:一名草里蛇鲁华,一名过街鼠张胜,替他出气。两个流氓寻畔把蒋竹山暴打一顿不算,又拖到官府,吃夏提刑打了三十大板,好歹让他拣回了一条性命。西门庆惩治蒋竹山,黑道白道的势力都动用了,有此一着,谁还敢跟他西门庆对着干?就是做生意,也退避三舍。

  西门庆不仅地方上的黑道白道通吃,他的门路已经通到国家政权机器的中央,那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臣,也有门路与他浸润。官大一级压死人,光和地方上的权力交通是不够用的。西门庆和武松的PK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就说武松为武大郎寻仇那一回,一拳误打死了李皂隶,被押送到县里。武松当时也是个官,是县巡捕大队的队长,知县上下也有和武松要好的,只因受了西门庆的贿赂,粘住了口,说不得。于是胡乱填了文书,将武松押送东平府,把这烂摊子给上一级发落。东平府府尹陈文昭重审明了案情,很生气,喊声要提西门庆、潘金莲。

  西门庆慌了手脚,肚里一计算:这个陈文昭是个清官,不好惹,得,还是去中央找蔡太师吧。于是央求他亲家陈洪派心腹,和家人来旺星夜赶往东京,找杨提督,再托提督转中央内阁蔡太师,蔡太师修一封密书给陈文昭。说起来,这陈文昭还是蔡太师的门生,陈府尹一时很为难,但衡量一下:一则蔡太师是老师,二则杨提督是天子面前说得着话的官,这个面子不给,以后日子怕很难过吧?算了算了,人情两尽。

  于是西门庆、潘金莲得以脱祸,武松被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外充军。打发走了武松,西门庆如同送走了瘟神,得意起来,吩咐打扫后花园芙蓉亭,饮酒作乐,以示庆贺。

  至此,西门庆的权力交通已从地方官绅到中央势要上上下下打通,兼顾黑道白道的势力。

  二十六七岁的西门庆,以一个破落户财主起家,居然如此熟稔中国人的生存之道,钩织出这样一副权力关系网,从此他就在这网中游刃有余、如鱼得水,这样的生存智慧,大概在他老子西门达等先辈跟前早已耳濡目染,又从一帮混混朋友堆里摸爬打滚悟出来的。

  以贾宝玉这样生在大观园里的“富贵闲人”,不过淘气、不谙世事罢了,此外还有些吟诗作赋、逗女孩儿开心的聪明,若说生存能力,远不能和西门庆比,如果没有祖辈余荫,林妹妹嫁给他恐怕也要吃苦。西门庆要撑起一大家子的生活,还要追求大富大贵,做人上人,若像蒋竹山之弱、武大郎之愚、贾宝玉之呆,早就玩完了。

  打发了武松,西门庆心上一块大石头落地,继续寻花问柳,准备迎娶李瓶儿。就在此时,突然来了一场官场地震,把西门庆吓得不轻。那天夜里一更,西门庆正和李瓶儿在帐中玩耍,忽然家里小厮来报,说姑娘和姑爷带着许多箱笼半夜来了。

  西门庆忖度:女儿女婿这么晚来家,必定出了什么事。连忙打马回家,见后堂灯火通明,堆满箱笼床账等家伙,先吃了一惊,问女儿女婿,才知道朝中的杨提督杨爷被参,圣上问罪,门下亲族用事人等,都要带枷充军。消息传出,陈洪赶紧派儿子媳妇到西门庆处避难,一边派人上京打探风声。

  西门庆看了亲家的书信,着了慌,一面吩咐老婆安顿女儿女婿,一面派吴主管到县里打听中央下发的文书,不看便罢,一看西门庆只吓得魂飞魄散,当即打点金银宝玩,悄悄吩咐家人来保、来旺,星夜上东京打听消息。只要有不好的风声,马上来报,又给了他俩每人二十两银子,五更天便雇脚夫起程。

  一更天得到消息,五更天便作好部署。即便如此,西门庆仍一通宵睡不着,把花园工程停了,把娶李瓶儿的勾当也丢在九霄云外了,家里大门紧闭。

  西门庆在房里走来走去,忧上加忧,闷上加闷,吴月娘宽慰他说:“他陈亲家那边有事,各人冤有头债有主,你也不需焦愁如此。”西门庆说:“你妇人家都知道些甚么?陈亲家是我的亲家,女儿、女婿两个孽障搬来咱家住着,平昔街坊邻舍恼咱的极多,常言:机儿不快梭儿快,打着羊驹驴战。倘有小人指搠,拔树寻根,你我身家不保。”

  派出的家人来保、来旺,费白米五百石,拜见了蔡太师的儿子——当朝宠臣蔡攸,蔡攸派了管家高安带领他们见执事的李爷李邦彦,西门庆果然在犯罪名单上,慌得来保、来旺只顾磕头。李邦彦见蔡学士派管家来了,这个情面不好不给;又见西门庆家人送上礼物——黄烘烘、白闪闪一堆金银五百两,只买一个名字,这有何使不得?于是提笔就将文卷上“西门庆”改作“贾廉”。

  来保来旺将事办妥,忙星夜赶回清河县。西门庆听了来保来旺东京之行,如同泡在冷水里,对大老婆月娘说:“你看你看,幸好早些使人去打点,不然还不知道怎样了!”又一块石头落地,过了两天,门也不关了,花园照旧还盖,开始操心谋娶李瓶儿。

  这次官场地震给西门庆惊吓不小,虽然他只是这棵参天大树树根根上挂的一个小节儿,树倒连根起,保不准就累及到他。何况,就算大树得以化险为夷,为了保全,不得不将些盘根错节的小根根儿舍弃。这次杨提督虽然得到圣上恩典,纵然没事,他门下那些亲党包括西门庆的亲家陈洪,都被一一查办了。

  西门庆从这次地震中又长了些智慧:一定要和中央最有权势的政要、宠臣搭上关系,千万不能站错了队伍,不然地震连连,朝不保夕,自己全家也会死得很难看。他看准了蔡京蔡太师,乃是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势要,瞅准蔡太师生日之际,派来保上京送生辰担礼,这份礼物分量之重,看得蔡太师喜不自胜,作为报答,随手赏了西门庆一个官儿——山东提刑所理刑副千户,属于从五品的国家干部。

  西门庆凭借他那算计的脑袋、浑身的心眼、超出常人的智慧和果断,保全了身家性命,从一个商人成功转型为身兼官商的“市豪”,走上发家致富之路。